下拉阅读上一章

60~那个女人很危险

   60~那个女人很危险

   将自己引诱进猩红血域,口口声声说不会对自己说谎,却巧妙地引导自己的思维以为她被贵族软禁起来了。

   让她惹了一身臊被千岁血族追着,再刻意让她进入王城,目睹景象之后生出不能对她坐视不管的想法,然后再顺理成章的来上这么一出。

   好算计,当真是好算计啊

   ‘那好,我只想问一个问题,这一切,是不是都在你的算计之中? ?'

   ‘陛下想听实话么~'

   ‘你说呢??'茉莉用着仅存的力气打上红字。

   '不想听实话,我问你做什么,自己脑补一个回答不好么

   ‘那就,是,也不是。’

   ‘又是这个模棱两可的回答么??女王陛下,你不想作答可以不作答,不用这样蒙我。’

   ‘这是我的真实想法哦,陛下,没错,你能来到王城与千岁血族遭遇我确实料到了,可是我没想到,他们真的敢在王城对你动手。

   这段话过后,那边沉默了良久,等待下文的茉莉总觉得那边似乎是在组织自己的语言,删删改改,迟迟不发出去,直至红字重新出现。,

   ‘对不起,我的陛下,险些让你陷入危难之中,我很抱歉

   茉莉迟疑地看着这段话,她有些想象不出来那位伫立于泰恩顶峰,万分之上的猩红女王向人道歉时的模样。`

   '你完全有这个实力,抹杀这些不听话的下属是么?’'”如您所见,是的。'-

   '那为什么不早点这么做??放任这些野心勃勃企图篡权夺位的贵族率军闯入王城扰民,还差点把王宫都攻破了,你觉得这样真的好么??’

   ‘嗯呢,陛下是想知道我对此事是怎么想的么? ’-'就当是吧。’

   “其实呢,严格意义上来说,我对他们,还有他们的行为,完全没有想法。”

   ? ? ?'

   闯入了王城,攻破王宫了,又能怎么样呢?他们能改变他们的本质么? '-

   茉莉总觉得自己跟这位猩红女王不在一个交流频道上,她感觉这是一个思维纬度高度的不同所导致的。

   在她眼里,千岁血族很强,很具有威慑力,闯入王宫绝对是一件极度危险的事情,可是在猩红女王的眼里,她的视界里没有千岁血族,换言之,那对她来说不过是一堆挥挥手就能捏碎的‘'玩具'罢了,她根本不在意这些蝼蚁做出什么,在她看来,无论它们怎么闹腾,都是没法将天给捅破的。~

   就好像茉莉这个炼源五阶不会在意一个本源阶的初生牛犊的挑衅一样,因为二者的时候根本不在一个次元,面对这样的挑衅,她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

   逐渐理解了猩红女王话语中的意思,茉莉的心确实更加迷茫了。

   原先,她以为炼源五阶的自己在泰恩大陆已经能够横着走了,而现在,她有些怀疑了。

   黄金种炼源五阶之后是圣源,大家都是这么认为的,可是炼源五阶的范围实在是太大了,囊括的实力层级太多了。

   例如,能将千岁血族摁在地上锤的琳华是炼源五阶,盟月是炼源五阶,奈何不了千岁血族的茉莉也是炼源五阶,千岁血族还是炼源五阶,就连挥挥手就能让千岁血族灰飞烟灭的猩红女王,特蕾莎拉萨姆博,也是炼源五阶。

   说白了,黄金种炼源五阶只是一个代称,特指'上不了圣源的人',这里面囊括了太多的源级分段,至于为什么没有炼源五阶以上的炼源六炼源七以作为划分,原因很简单,因为人们没有制定这些阶层,没有细分炼源五。

   ′你是炼源五阶么?….茱莉又问道。

   ‘是哦,如假包换呢。'得到了猩红女王的回答。

   ‘基卡茨迈尔维,还有伊米亚拉尔斯特,他们祖上都与王族通婚过,所以他们并不是白银种,而与你一样,都是黄金种。’

   ‘他们与我一样,停留在炼源五阶已经过去了不知道几百年了。’

   ‘但你却能秒杀他们。'

   ‘嗯哼,或许,我比他们,强上那么一点点吧。'. ….”茉莉缄默不语。

   '所以,你整出这出戏码,并不是因为你遇到了什么危险,只是单纯的恶趣味使然,想让我在你面前演绎一出木偶戏? ? '

   当然不是哟,您可是我的皇帝陛下,我怎么可能让自己的陛下去演木偶戏呢~?那不就是大不敬了么?’

   ,随你怎么说吧。'大不敬又怎么样,见识过猩红女王的真正实力以后,茉莉不觉得自己能找这个老女人的麻烦,就是被摆了一道又如何呢?还不是只能忍气吞声的咽下去。

   ‘戏,你也看完了,可以让我进入始祖之地了么? '茉莉

   蹙眉。

   ‘就当是交易,如何? '尽管她完全没有交易的筹码。‘呜呜呜,陛下居然觉得这是一场交易么?好过分误,明明咱反复强调,您是我最敬爱的陛下,您怎么会用冰冷的交易来衡量我们之间的关系呢?~~咱好伤心~~'

   这个老女人

   茉莉平生头一回如此的心累,感觉从任何方面都拿一个人完全没办法的那种。

   ‘那好,猩红女王陛下,我以亚汀皇帝之名,想到始祖之地去,可以么? ’

   当然可以~!请您到我的殿堂一叙哦。’”你的殿堂?‘

   茉莉转过身去,看向伫立于一片废墟之上,富丽堂皇的王宫。

   ”那你的子民,还有你的王都该怎么办呢?‘'他们自己会处理好的,并不需要我操心,不是么? ’”你不搭把手?'听出猩红女王没有帮忙的意思,茉莉挑了挑眉。

   ‘王是王,民是民,互不干涉,我只负责遵照协定传承帝国文化,将能让他们安定的条例交予他们,剩下的,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

   茉莉收起了传讯简,看向了前方的王宫殿堂。

   '那可以让你的下属把武器收好么,我可不想到时候引发误会。’

   ‘您放心哟,他们是不会对自己的皇帝刀剑相向的。'见此,茉莉收起了传讯简。

   “不好意思打搅一下,请问您就是波尔贡之末裔,莫离波尔贡么?”身后传来声音,茉莉回头,龙眸微凝。

   是同为千岁血族的血族侯爵,巴诺卡里恩。“我是。”

   “久仰您的大名,在下是卡里恩的家主,巴诺卡里恩,先前多有冒犯属实无奈之举,还请您不要见怪。”

   茉莉摇了摇头,目光落在了卡里恩身侧的菲莉身上,后者的目光不知为何,一直停留在自己身上,就好像是自己的脸对她有种莫名的吸引力一样。

   “请问,您的母亲是否为伊莎贝拉千白羽?“犹豫再三,菲莉终于还是开口,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王女大人你认识我的母亲? …”茉莉有些诧异你的母亲,伊莎贝拉,她现在尚还安好吗?”“她,已经去世快二十年了。”

   …”闻言后,菲莉保持了一阵很长的沉默,她眼中的复杂情愫茉莉读不懂,只是能感觉到,此刻的她心情并不轻松。

   巴诺似乎也注意到气氛问题,没有开言。

   “你是怎么看待你的这位母亲的呢?”就这么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后,菲莉重新开口,似乎是对这个话题有些恋恋不舍的意思。

   ”抱歉,王女大人,我并没有见过我的这位母亲,她在生我的那年难产去世了,所以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茉莉坦然道。

   “这样么 .

   “不过,我依旧很感谢她赋予了我生命。”“是么。”菲莉听后稍作颔首,不再言语。

   茉莉有些奇怪,按理来说自己的母亲伊莎贝拉在几百年前曾与血族交战过,与血族就是没什么大仇,关系也不会太好,怎么感觉这位菲莉王女对自己的母亲,有种超越一般情愫的感情。

   “敢问菲莉王女您与我的母亲是什么关系?“茉莉好奇问道。

   “关系么?朋友?还是敌人?我不知道。”菲莉迷茫的给出了不确定的回答。“我只知道,听到她的死讯,尤其是得知她并非正大光明的战死,而是难看的死在家中,死于不可预测的命运,以这种窝囊的样子,我就有些

   菲莉握着自己的心口,就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自己现在的感受,这位吸血鬼王女,似乎到今天都无法明白悸动在自己心口的这股情愫到底是什么,对茉莉的疑问也只能茫然以对。

   “有些,不太好受。”菲莉似乎不怎么会形容与表达自己的情绪与心中所想,卡壳了半天才吐出这几个简单的字。

   “这样么,那你应该是我母亲的朋友吧。”

   “朋友么?不,她生前的时候我曾与她交过手。”

   “交手难道就不能是朋友了么?惺惺相惜的对手可以成为朋友不是么?”

   “是么,我们是朋友么?”“母亲,说不定是这么想的。”

   菲莉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看着这跟忆中人有八分相似的俏丽面庞说出这番话。一直以来没有表情的面颊上,嘴角展露出了一丝弧度,美若画卷。”谢谢你。”

   “菲莉王女大人,如今血族的王族除了那位猩红女王,只剩下你了么?”

   “不,还有几个王族仍在世,不过她们都在寝宫里,平日足不出户。”菲莉回答道。

   “我明白了。”茉莉点了点头,视线转向了巴诺,别有所指。

   “是我失礼了,请跟我来,莫离阁下,女王陛下有请。”巴诺朝着茉莉做了个请的手势。

   茉莉默不作声的将目光看向前方的城墙,在菲莉与巴诺的陪同下踱步而去。

   “几位”先前还在城门上迎敌的王城侍卫长带着几名侍卫走下了城墙,见着龙角龙眸的雪发少女,仍心有余悸

   “侍卫长大人可知我们的来意?”巴诺微笑询问道。

   刚才,女王的妹妹,瑞丽娅亲王大人已经说明了诸位的来意了

   “我们之间有一个很大的误会不是么?“见侍卫长有些难以开言,巴诺替他找了个台阶下。

   “是,没错在下着实不知您是站在女王陛下这边的

   “你们战斗至最后一刻也不放弃的忠诚,想必女王会铭记在心的,不过这些闲话还是等到以后再说吧,我想女王陛下已经等不及了。”说着,巴诺饱怀深意的看向身侧的茉莉。

   “等不及,想要见到自己的青睐已久的‘皇帝陛下'了,所以你们还是赶紧放行吧,别让女王久等了。”

   “是,这位大人请问如何称呼?”侍卫长恭敬地对着这名来自异族的龙少女询问道。

   “茉莉。”

   “茉莉大人么,请跟我来。”

   “你们不进去么?”茉莉额首,就要踏足进入王城之中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后的两个人没跟上自己。

   “茉莉阁下,我们跟去了可能不太好啊。”巴诺摊了摊手,深表无奈的道。“有些事情不能细说,我们就是跟进去了女王也不会说什么,但终归就是不太好。”

   “你现在不懂也没关系,进去之后你就明白了。”“喏,天色不早了,祝您与女王能有个愉快的夜晚。”巴诺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把话说得十分暧昧,很容易让人产生歧义。

   茉莉蹙眉,也只能把这归咎于血族文化跟人族与千白羽的不一样,说话方式比较热切而容易让人产生误会。

   而就在王城的护城河放下桥梁,大门正式向她敞开,茉莉要跟在侍卫长的身后进入王城之际,突然感觉自己的衣领给什么东西拽住了。

   “瞾月?….”从自己的怀中探出了两颗小脑袋,红毛的小猫咪两眼翻转着泪花,眼睛都快转起蚊香了,明显刚才的战斗太过于激烈,茉莉的怀中又太挤,让她险些被压得无法呼吸了。

   而拽住自己衣领的正是瞾月,小狐狸抓着自己的衣领,对着自己疯狂的摇头,像是要拼命地阻止她

   你说,不能进去?为什么?”

   “那个女人很危险?我知道,可是都已经来到这里了,我不进去也不行了,不然不就前功尽弃了么?”茉莉伸出葱指戳了戳瞾月毛茸茸的脑袋。

   ”“放心吧,应该不会有事的。”

60~那个女人很危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