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四十九章 孩童的善意不讲道理

   “你,你是谁?”

   面对着突然从耳边传来的声音,管馨儿表现得有些恐慌。

   甚至忍不住用手。

   偷偷地抓起了一块石头。

   “呀呀,呀呀(可以清晰地听见我的声音吗,看来你还有些天赋。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给予你自保的力量。来找我吧,顺着我的声音,我会给你指引)。”

   血肉娃娃抱着自己断掉的脑袋,站在管馨儿的背后,饶有兴趣地看着这名慌乱的女子。

   对于灵力。

   管馨儿无疑是有些天赋的。

   这点,从她能在荒城里第一个醒来的细节中,就可以看得出来。

   不过这一点天赋。

   放在姜生等人的眼中,显然还有些微不足道。

   甚至,都够不上一个咒物管理人的平均水准。

   幸运的是。

   血肉娃娃根本就不在意这些。

   她只需要管馨儿,能听见自己的声音就够了。

   “不,我做不到。如果你不愿意告诉我你的身份,那我也绝对不会听信你的半句鬼话。”

   管馨儿很警惕。

   事实上,她也必须警惕。

   因为,身处于当下这样的一个环境里头,不警惕一些的后果,或许就是死亡。

   佛堂门前的台阶上沉寂了一会儿。

   直到血肉娃娃不满地鼓起了脸颊。

   “呀呀,呀呀(伱这个人,还真是有够麻烦的,就不能让我扮一扮世外高人吗。好了,我告诉你,我是跟在八臂童子身边的鬼魂。这样行了吧,快点跟我过来)!”

   “等等。”

   然而管馨儿却依旧没有放松戒备。

   “那你要怎么证明你说的话。”

   “呀(我)。”

   血肉娃娃憋屈地咬着后槽牙,随即便把两道灵光打在了管馨儿的脸上。

   “呀呀(你自己看)!”

   光里有她和姜生相处的画面。

   还有帮助管馨儿开眼的灵力。

   如此一来,管馨儿就可以切实地看到娃娃的灵体了。

   “啊!”

   虽然已经有了一点心理准备,但是等管馨儿从幻象之中回过神来,并且看清面前的鬼魂时。

   她还是忍不住轻呼了一声。

   毕竟说到底。

   血肉娃娃的形象,对于大多数的普通人来讲依旧是非常恐怖的。

   而且又有哪个正常的人。

   会不害怕一个,把头当成皮球来拍的女孩呢。

   “呀呀(怎么样,现在你可以相信我了吧)。”

   上下打量着管馨儿狼狈的模样。

   血肉娃娃端起头颅翻了个白眼。

   “我,我。”

   管馨儿的视线不禁躲闪了一下。

   跟着才小声地回应了一句。

   “抱歉,我还是,没办法相信你。”

   “呀呀(你)!”

   生气地将脑袋丢在了地上,血肉娃娃的不满,令天空中的飞鸟都略微躁动了几分。

   “但,但我倒是可以,陪你在佛堂里走一走。”

   或许是被对方的举动给吓到了,管馨儿终归还是做出了退让。

   只要不离开佛堂的院门,就不会遇到太大的危险。

   猫妖曾经说过的话。

   依旧在女人的耳边回响。

   这也是她愿意做出退让的原因。

   “呀呀(这还差不多)。”

   愤愤地噘嘴哼唧了两声,血肉娃娃抓着一条马尾辫,像拎袋子似地拎起了自己的头颅。

   “呀呀(那你就快点跟过来吧,我要带你去见个东西)。”

   真是的,笨东西。

   怀疑这怀疑那的,害得我连一点高深莫测的气势都没有了。

   “所以,你想带我去见什么?”

   三三两两的人群之间。

   管馨儿一边在心底发出疑问,一边紧跟着血肉娃娃的步伐。

   几个游行者不解地抬起了头。

   因为女青年,低着眼睛赶路的样子略显古怪。

   但是绝大多数的人,依旧在做着自己的事情。

   他们并不在意某一个个体的行动。

   “呀呀(去见一件,能够给你保命的小东西)。”

   血肉娃娃故弄玄虚地踢着脚丫。

   趁着邢苔在外巡逻,一路把管馨儿引进了佛堂的深处。

   “呀呀(快,把这个蒲团掀开,再把底下的石头也给我撬起来)。”

   站在之前,由八百比丘尼所看守的禅房中央。

   血肉娃娃,指着一座老式香炉的地基说道。

   “呀呀(这可是我用傀儡悄悄发现的宝贝,就连姜生都没有告诉呢)。”

   “那你为什么要告诉我。”

   管馨儿无奈地动手干起了活。

   但心里却有了,把东西转交给猫妖的想法。

   “呀呀(因为它用不到啊)。”

   血肉娃娃理

第二百四十九章 孩童的善意不讲道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